联系我们

山西红木家具网
联 系 人:李经理
联系电话:13754858560
地址:太原市

打破红木原材稀缺的“魔咒”

打破红木原材稀缺的“魔咒”

* 来源 : * 作者 : admin * 发表时间 : 2016-03-28 * 浏览 : 10
中国红木原材完全依赖进口
  “基本上都没有‘指标木头’,业内的原材很多都不是经过正常渠道所得。”资深红木从业人士黄先生表示。业内人士口中的“指标木头”,指的是具有合法砍伐证的木头原材。
  “基本上业内的新进入者很难拿到东南亚的原材,我因为从父辈开始就经营,积累了关系,才能够有稳定的原材供应。”另一资深人士李先生表示。
  “红木”家具不是某一特定树种的家具,而是明清以来对稀有硬木优质家具的统称。黄花梨、紫檀、花梨木、酸枝木、鸡翅木等家具,都可称之为红木家具。其中,材质最好的是黄花梨、紫檀木。
  红木生长缓慢,资源奇缺,且呈逐年剧减趋势,有的甚至已面临灭绝的境况。中国国产的红木,不但树种极少,而且产量极低。海南的黄花梨,被誉为中国最贵的树,价格可与黄金媲美。但从1970年代开始,随着海南黄花梨的价值逐渐被认同,即被大量砍伐,大量收购。“目前市面上的海南黄花梨都是老料。发展至2000年就已经没有新料提供了。”中山市红古轩家具有限公司市场总监杨晶表示。
  国内生产红木家具所用的红木,大多数从印度、缅甸、泰国、越南、老挝等几个东南亚国家及南美洲、热带非洲地区进口。“在中国,红木是个原材完全依赖进口的行业。”杨晶表示。中国独特的红木文化,让东南亚国家的深山野岭上演了一场场疯狂的抢夺潮。随着国际环保呼声的日益高涨,这些国家相继采取严格的限制政策,中国的红木原材进口渠道日益狭窄。
  今年4月底,马达加斯加政府颁布了禁止红木和其他珍贵木材出口的2010-141号法令。该法令有效期为2到5年,环境部门也已制定打击红木非法交易的方案。越南、老挝等传统的红木原材料产地也开始加强控制红木材料出口。数年后,这些珍贵木材将停止供应,不是完全没有可能的事情。
  中山一家企业透露,该企业近日已经连续两次遭遇海关查获进口走私红木,封关不允许运走,发货方被迫取消原定于近日向中国供货的计划,导致货源紧缺,价格上涨。“酸枝是今年上涨最明显的(木料),两个月前到现在涨了30%。”
  “一根木头30厘米直径的生长周期需要50到60年。如果从现在开始重新种植好的木材,起码也要下下一代才能享受成果。要改变这种情况,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有业内人士表示。
  原材料的稀缺,也让红木经营者无法扩大生产规模。作为全国规模数一数二的红木家具企业,深圳祥利的用材规模已经多年稳定在年需求量2万多方。“一年需求量稳定在2万多方,主要是黄花梨、酸枝等木材。”戴国表示,并非他们不想扩大规模,而是已经无法增加产量。为了能找到充足的原材,他们在缅甸、老挝开设半成品加工厂,在当地进行半成品加工口,再进口回中国,从而降低运输的成本和风险。
  寻找可替代木材之旅
  资源产出国对原材出口限制越来越严格。长期看来,这些珍贵木材将无法供应中国庞大的需求。红木家具的经营者已经开始思考五年后的发展道路,特别是寻找可替代的木材的机会。
  算上父辈经营红木的时间,戴氏家族已经在红木这个行业奋斗了30多年的时间,在香港、深圳、江苏等地开设红木家具公司,更是全国首开专卖店经营红木的企业之一,目前在全国拥有200多家红木专卖店。
  戴国对红木家具有深厚的感情,他曾带着考察队,沿着赤道边上的国家转了一圈,在当地林业局、同行经销商等陪同下,找了一个又一个的地方,“可替代的木材,必须是品质好、花纹靓、硬度过关的木材。”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跑过无数过国家和地区后,仍然没有相中适合的替代木材。
  “中国红木家具生产基地”中山市大涌镇,有着庞大的红木家具产业群,占据全国红木家具市场60%以上份额。在当地镇政府官员的带队下,他们几年前选择了转移阵地,寻找到了可替代原材——非洲红木。非洲红木指的是非洲花梨木、大叶紫檀等木材,如非洲花梨木它的纹理、颜色和硬度与传统意义上产地为东南亚的名贵木材非常接近,更有着类似于黄花梨的鬼脸,制作的家具也很漂亮。
  大涌镇非洲红木的应用,可以视作红木行业寻找可替代原材的尝试。
  “开发新木种需要把握特性。我们从2005年开始做尝试,2007年真正应用在产品上,推向市面。”杨晶表示。
  传统上看,红木家具被冠以“一黄(黄花梨)、二紫(紫檀)、三红(老红木、鸡翅木、铁力木、花梨木等)”,有人认为只有用这几种木材制成的家具才堪称红木家具,因而认为非洲“红木”家具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红木家具。据杨晶表示,市场已经逐渐接受非洲红木制成的红木家具。但是,非洲红木与真正的来自东南亚的原材依然有着巨大的价格差别,一套越南黄花梨制成的古典家具明式太师椅报价在20万元左右,而一套现代红木家具中的非洲红木太师椅报价只有1万元左右。
  由于价格偏低,经过几年的发展,大涌镇的红木家具企业在采用原材方面又开始悄然变化。“大涌本来是以非洲和南美洲木材为主的,但售价偏低;随着劳动成本越来越高,大涌镇在东南亚木材的应用量也往上走,呈现上涨的趋势。”曹新民观察了这一新变化。
  “非洲红木是世界上最好的红木之一,为什么不能用这种丰富的资源造出最好的中国红木家具呢?为什么一定要苛求非使用濒临绝迹的黄花梨和小叶紫檀不可呢?”曹新民认为,“东南亚这几种树种是老祖先就开始用的,是传统的树种。传统的树种在市场上的价位比较高。是用材的文化和习惯所造成的。”
  80后口味出现新商机
  在中国,红木家具不仅仅是家具,更是一种艺术品以及拥有者财富的象征。但红木文化要发展,必须要用新的木材来支持,不断开发新的木种,开发不为大家所了解的树种。
  “要从文化的概念来解释,不要老抱着紫檀花梨,要不这个行业就没办法发展了。”曹新民见证了中山大涌镇红木产业的发展,他表现出对红木家具的未来的担忧。
  把珍贵的树种用最好的工艺做精,开拓新的树种满足中国人对红木文化的追求,这也是目前众多红木经营者努力的目标。
  “观念的转变需要很长时间去引导。”长期奔波在市场第一线的杨晶,对消费者习性了如指掌,“中国的消费者一定要先看木材,木头值多少钱,然后才会看工艺等其他东西。”
  不过,近期红木家具消费群体的一些小变化,让杨晶看到了一些希望。一些80后的群体逐渐成为红古轩的消费群体,这些80后经济宽裕,对红木家具也有独特的要求。以前正襟危坐、偏重雕花的红木家具不再适合他们的品位,而是要求具有设计感、安全感。红古轩因此推出新中式家具瞄准这一群体,新中式家具融入软体等时尚的元素满足年轻的新客群需求。
  “大涌之所以能够走到今天,作为全国最大的红木家具产区,和用材、产品定位是分不开。紫檀花梨非常少,做出来的是收藏的家具。现在消费者对家具的需求量很大,要在非洲以外的地方扩展资源,要更好地符合质量的要求,这些都是行业的未来发展方向。”曹新民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