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山西红木家具网
联 系 人:李经理
联系电话:13754858560
地址:太原市

东阳商人上演疯狂的木头

东阳商人上演疯狂的木头

* 来源 : * 作者 : admin * 发表时间 : 2016-03-28 * 浏览 : 12
东阳商人境外上演“疯狂的木头”
  在境外承包15万亩森林,就仅仅为了可能存在的3%左右的红木。在东阳红木家具行业中,考虑到红木资源的不可再生,一些业主大胆玩起了“赌木”游戏。
  在短短几年中,他们的足迹已遍及东南亚和非洲等地。据业内人士不完全统计,2009年“赌木”花费超16亿元。
  到柬埔寨承包森林
  近日,在东阳办红木家具厂的老陈(化名)再次前往柬埔寨。
  今年9月,在离柬埔寨首都金边几百公里的地方,他跟几个朋友一起通过香港一家公司,向柬埔寨政府承包了15万亩森林,租期50年,租金数千万元人民币。森林砍伐后,他们还将在山坡上种植成片橡胶,以割胶的收益来避免承包森林可能带来的风险。
  老陈说,他的几个朋友是做地板生意的,看中的是普通板材,而他看中的是名贵红木。
  在承包这片森林前,他们特意聘请了上海一家科研院所的专家前往考察。在森林中走访了几个地方后,上海专家测算出一个数据:有约3%树木属红木。
  如果按此计算,老陈可以赚上一笔,但他还是不放心。在承包这片森林时,他和几个朋友又跟发包方约定:砍伐森林后,他们还将在山坡上种植成片橡胶,以割胶的收益来避免可能的风险。
  老陈在东阳红木家具行业已跌打滚爬了10多年。刚开始,他的红木主要依赖越南进口。
  这些红木经多道转手到他的手中时,每吨价格至少要翻3倍以上。因此,他就想自己走出国门“赌”一把。老陈说,早在1997年,在上海办红木家具的东阳人黄俊豪就已跟他人合作在柬埔寨承包7万亩左右原始森林,取得70年的使用权和采伐权。
  在中越边境和非洲一些国家还存在另一种“赌木”。一些走私商贩将柬埔寨红木运到越南后,就会有来自东阳、福建等地的商人当场估出整根红木的价格。
  交了数十万元不等的定金后,走私商贩们当场锯开红木,如果锯开的红木纹理清晰,算“赌”者走运,否则自认倒霉。
  有一个东阳业主曾花了数百万元到中越边境“赌”木,锯开树木发现整个树芯很少,根本做不了大件家具。为此,他的企业出现资金链断裂。回到东阳,他闭门谢客,一病不起。
  据记者了解,除了红木家具业主,在东阳还有建筑等其他行业游资也进入“赌木”行列,并向上游延伸,发展到赴越南“赌房”或“赌家具”。
  来自海关的统计数据显示,2009年,光广西凭祥口岸进口红木8701.7吨,货值3034.2万美元,分别比上年增长90.9%和62.7%。
  资源稀缺催生“赌木”
  东阳红木家具行业一些业主热衷于“赌木”,应该说跟全球红木资源日见稀缺不无关系。据统计,2007年在东阳工商部门注册的红木家具厂有160多家,没注册的近100家,到2009年底,注册的厂家达600多家,没注册的至少300家。短短两年,东阳红木家具厂增加了3倍多。上千家企业等料加工让红木资源更加紧张,2009年东阳红木家具行业就“吃”下两万吨以上进口红木。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东阳进口红木主要来自越南。但经过10多年砍伐,越南的红木资源已枯竭。越南政府已严禁砍伐原始森林中储备的少量酸枝、花梨等优质红木。目前,凭借靠海的便利条件,越南成为柬埔寨等地出口红木的一个中转站,其实中国业界统称的“越南红木”都来自柬埔寨等国家。
  柬埔寨政府有关资料显示,上世纪60年代末,柬埔寨森林覆盖率73%。但随着人口增加、毁林开荒和乱砍滥伐,目前柬埔寨森林覆盖率已不到60%,黄花梨、红酸枝等红木也几乎开发殆尽。
  考虑到这个原因,东阳红木家具行业一些业主不得不前往非洲采购原木。跟东南亚红木相比,非洲红木价格要便宜得多。
  据业内人士统计,目前,在东阳进口红木中,非洲红木已占90%以上。但在非洲,红木出口形势也不容乐观。今年3月,迫于国际环保组织的压力,马达加斯加政府颁布禁止红木和其他珍贵木材出口的“2010-141号法令”。该法令有效期为两到五年,环境部门还制定了打击红木非法交易的方案。这个法令的出台让东阳进口的非洲红木一度价格飞涨,像卢氏黑黄檀价格已涨至6万元/吨以上。
  另外,本地劳动工资成本上涨也逼着东阳红木家具业一些业主到境外铤而走险。
  承包森林后,老陈和几个朋友还准备在那里设立加工厂。“那里的加工成本至少比东阳低得多。”老陈说。
  红木家具会“断粮”吗?
  俗话说,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可红木生长周期更长,需要几百年甚至上千年。在资源稀缺的影响下,业内人士形象地把红木称作“疯狂的木头”。
  据《羊城晚报》报道,像海南黄花梨,从2002年每吨两万元已被炒到每吨800万元,8年时间海南黄花梨的身价翻了400倍。原木的疯狂开始传导到成品市场,一套黄花梨家具以前数十万元已经是天价,现在上百万元也不稀奇;动辄数千元甚至上万元的黄花梨木雕工艺品更是受到藏家疯狂追捧,只要有货一律通吃。
  在东阳中国木雕城,不管何种黄花梨的家具,价格通常都要数十万元至数百万元。
  如果这样发展下去,东阳红木家具产业会不会面临无木可造的地步,东阳红木家具业如何实现可持续发展?这已成为东阳不少红木家具业主思索的问题。
  有关专家表示,“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红木家具资源已濒临枯竭。为了行业的持续发展,不应只盯牢红木家具产品,应利用现有的红木生产技术,适时转向生产其他材料的家具产品。
  高档木材还有这些来源寻找替代产品
  据新华社报道,早在2002年,上海市科委与云南省科委研发了一种“新红木”。这是一项提升间伐木材及废弃木材深加工水平,改造传统木制品加工工艺,带动木制品结构升级换代的技术。它把毫不起眼的各种红木边角次料以及木屑、刨花等,经过处理后,变成具有天然红木、花梨木同样的花纹,且质地硬度均高于天然红木的“新型红木”。此项技术每年已“救下”不少森林。
  自己种黄花梨
  尽管红木生长周期长,但通过技术可以缩短生命周期。福建漳州云霄县云陵镇下坂村正把村前村后的荒坡变成海南黄花梨种植基地。从2007年至今,村里已种下近10万株黄花梨。目前市场上黄花梨每公斤至少卖2000元。如果人工种植的黄花梨每公斤能卖到100元,效益也相当可观。